理财投资全球热点 即时掌握

全球热点

即时掌握
首页 | 市场前瞻 | 花旗即时评论
花旗即时评论

未来十年亚洲十大趋势

  • 本世纪第三个十年,在百年一遇的全球疫情中拉开序幕。历史上看,许多灾难事件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短期的冲击和痛苦,往往也影响了社会、经济、政策等等各方面的长期格局。

  • 2010年,在上一个10年之初,全球刚刚从金融危机中走出,花旗亚洲研究团队在十年趋势展望中满篇乐观的讨论了“亚洲崛起”、“人民币国际化”、“投资增长”、“创新启航”等等可能性。如今,我们在艰难开启的新十年中,再次尝试远望。对比十年前,我们此刻对亚洲趋势的思考也许多了一丝忧虑,但我们坚信,挑战中依旧不乏机遇。

  • 花旗亚洲研究团队认为亚洲在未来十年有十大值得关注与思考的趋势。
  • 增长机遇

    • 趋势一:亚洲新星的崛起
    • 中国在未来十年将从高速增长向高质增长转换。同时,一些新兴亚洲国家受益于供应链分散布局、外资投资、基础建设升级、改革等利好,在增长速度上可能后来居上。虽然如印尼、菲律宾等南亚国家还拥有人口结构优势,但许多发展中的亚洲国家还需要在吸引长期投资资金、以及科技转型、工业数字化上加快革新速度。

    • 趋势二:科技转型加速
    • 疫情助推了各类远程科技的迅猛发展,而数字化和人工智能也是未来科技转型的关键。中美两国在全球人工智能的发展中领先,而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不平衡可能加剧国家及企业的发展差距。

    社会政治与经济格局重塑

    • 趋势三:政府职能提升
    • 疫情中人们再度意识到一个可以有效提供健康医疗及经济安全的高效政府有多么重要 。而另一方面,疫情过去之后各国公共债务的大幅提升可能带来新的挑战。

    • 趋势四:亚洲工厂变革(产业链分散、工业4.0、及中国工业升级)
    • 印尼、印度等在工业化上稍显落后的国家可能会在将来更难以吸引外部投资,但这些国家拥有的庞大内需市场仍然是其优势所在。 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等东盟国家可能获益于原本集中在中国的产业链在未来的区域性分散。 中国在工业等领域的全面升级可能引领亚洲在自动化/数字化上的发展和竞争,亚洲其他国家也将努力寻求科技格局变动中自己的优势领域。

    增长挑战

    • 趋势五:G2世界
    • 亚洲各国将在中国和美国、经济利益及安全利益中寻找平衡点。

    • 趋势六:气候变化
    • 社交隔离带来一些变化与环保理念不谋而合。未来十年亚洲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可能持续,举例来说,煤炭可能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这可能给印尼等煤炭出口国带来压力。同时,继中国之后,印度也可能在环境保护上做出更多努力。

    • 趋势七:人口结构转变
    • 亚洲大部分国家都在经历人口老龄化的进程,这将加重未来政府养老负担,但同时与人口老龄化相关的,如养老服务等投资机会也将显现。 另外,亚洲整体城镇化进程可能放缓,从而拖慢亚洲区域的增长速度。中国将更为侧重诸如长三角、大湾区等城市群的建设,而南亚地区可能成为亚洲城镇化的新引擎所在。

    • 趋势八:贫富差距加大
    • 贫富差距的恶化可能带来社会问题,工业化程度较高的亚洲地区开始通过福利政策的改革来改善这种状况。马来西亚和印尼所面临的社会问题还包括宗教冲突。

    金融趋势

    • 趋势九:中国及印度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
    • 未来十年内,亚洲两大巨人——中国及印度有望提供大量投资机遇。目前全球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的配置比重仍然较低,考虑到中国经济体量巨大,中国资本市场的潜在规模也十分可观,全球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配置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更重要的是,人民币国际化或将成为中国越来越重要的政策目标,金融市场开放步伐也有望进一步加快。花旗预计,到2025年,外资银行在中国资产、以及中国债券和股票市场资本流入总和有望高达4.4万亿美元。 纳入国际债券指数对印度来说也愈发重要。与中国不同的是,印度国内储蓄日益不足,需吸引海外资金以满足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尤其在疫情后印度进一步上升的财政压力之下。花旗预计,仅纳入国际债券指数就有望吸引超过125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印度。

    • 趋势十:金融服务的普及带来了积极效应,也增加了部分经济体的财政风险
    • 普惠金融强调通过完善金融基础设施,以可负担的成本为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金融服务,尤其是欠发达地区和社会低收入人群。受益于数字技术的革新和政府政策的支持,过去十年来,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印度和马来西亚等国普惠金融兴起,未来越南、菲律宾以及印尼等金融欠发达地区也有望迎头赶上。疫情及社交隔离或进一步助推普惠金融加速成长:供给端上,金融机构必须积极提升线上获客能力;需求端上,无金融账户人群需要新开立账户以接收政府补助资金。 虽然意义重大,但金融服务的普及也可能对财政政策产生重大影响。一方面,随着金融服务以及非现金支付的普及,很多小微企业的营业资金可能更加透明,有助于政府更好的执行税收;另一方面,金融服务的普及可以有助于政府建立并实施更广泛的失业救济机制,在经济下滑周期缓解经济下挫程度。然而,对于存在“双赤字”(经常账户赤字和财政赤字)的新兴经济体来说,该机制也可能在经济衰退时增加其财政脆弱程度。

    一般声明